關於部落格
美容中心
  • 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解決“入園難”還要過多少坎

  “進我們幼兒園比上高中、上大學還要難。”甘肅省隴南市武都區幼兒園的園長汪芳說。汪芳所在的幼兒園是隴南市的省級示範幼兒園,每年的招生季節像汪芳這樣的園長都儘量不接手機,因為各種“托關係”、“求情的”太多,最好的辦法是“都不理”。   “入園難”並不是一個新話題,坊間流傳著“公辦園靠關係、私立園靠票子”的說法。於是,2010年,國務院發文開始實施學前3年行動計劃,力圖解決這一難題。   據教育部公佈的消息顯示,截至2013年年底,全國共有幼兒園19.86萬所,比2010年增加4.82萬所,增長了32%;在園幼兒達到3895萬人,比2010年增加918萬人,增長了31%。   “3年行動計劃”已經收官,不少官員指出,“入園難問題已經初步得到緩解”。   為什麼幼兒園的數量增加了,但家長的心理感受並沒有明顯的轉變呢?   不久前,第四屆中國幼兒園園長大會在哈爾濱舉行,繼續探討如何解決“入園難”問題,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了多名園長和專家,試圖解答“入園難”從“初步緩解”到“徹底解決”到底還有多少路要走。   “入園難”、“入公辦園難”、“入好園難”並存   “我覺得學前教育從來都沒有像這幾年這樣受重視。”在第四屆幼兒園園長大會上,不少園長這樣說。   學前3年行動計劃保障了地方政府對學前教育相對充足的投入。黑龍江省教育廳黨組書記、廳長徐梅介紹,黑龍江省2010年到2013年在學前教育上投入累計達60多億元。   成績是空前的,但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全國學前教育的毛入學率仍然不到70%。也就是說,到2013年年底全國仍有30%多的適齡孩子沒有幼兒園可上。   而且隨著“單獨二胎”的放開,未來一段時間學前教育的壓力還會增加。而且“二胎”的壓力似乎比想象的還要大。“如果對可能到來的壓力沒有足夠的預判,將來還可能會帶來更多的手忙腳亂。”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副理事長王化敏說。   她不久前就在北京郊區看到,一個不大的教室里擠著上百個孩子。這就是沒有資質、教育質量無法保證的“黑幼兒園”。   為什麼這麼多孩子選擇上“黑”園?   因為老百姓身邊的民辦幼兒園收費太高,而“物美價廉”的公辦園則太少。目前學前教育在幼兒園總體數量仍然存在缺口的情況下,公辦園的缺口更加明顯。   從政府投入很大的黑龍江的情況來看,3年來共改擴建、新建了將近2000所公辦幼兒園,但是公辦幼兒園的比重仍然沒有超過三分之一。   一位來自南方發達省份的園長介紹,雖然現在政府明確規定,所有新建小區都要有配套的幼兒園的建設,但是,不少地方政府接手幼兒園後沒有多久便轉給了私人。   而今天,民辦幼兒園的質量良莠不齊是真實存在的。與國外很多私立教育機構擁有慈善或公益性質不同,我國很多民辦園把掙錢放在重要位置。他們在想方設法地節約成本。由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主持的“普惠性民辦幼兒園政策研究”課題組,通過對2012年國內19個項目區(縣)104所幼兒園(49所公辦園、55所民辦園)的深度調查,研究表明,民辦園普遍存在的節約成本的最主要方式是:壓縮玩具、教具的花費;減少水電費、取暖費的開銷;降低教師培訓費的支出等等。“這樣的‘省吃儉用’,其代價是民辦園保教質量的下降。”南京師範大學的研究人員說。   在這種情況下,另一個矛盾就顯現出來:“經常有人找我幫忙進幼兒園,以前他們可能會說‘有個幼兒園就可以’,但現在會說,‘附近的公辦園就可以’。”廈門市教科院的蔡蔚文老師說。   所以,在“入園難”、“入公辦園難”矛盾並存的情況下,“入好園難”又使得“入園難”的困境層次更加多樣和複雜。   沒有合格的教師 再漂亮的幼兒園也留不下孩子   這幾年各地在解決數量問題的同時也在著手提高幼兒園的質量。但是,速度過快難免顧此失彼,培養人才的速度是遠遠趕不上建樓的速度的。   合格教師的匱乏成了大難題。據瞭解,這些年很多地方取消了幼兒師範,而大專院校中的學前教育專業又無法滿足幼兒園迅速發展對幼教老師的需求。因此,現在的職業學校紛紛辦起了幼教培訓。   農村幼兒園這方面的問題更突出。   “在農村,有的地方一所挺大、挺好的幼兒園建成了,但是只能招上一個班來。”一位來自西部的園長說,很多孩子還是被千方百計地送進城市裡的幼兒園。   “以前,我們這裡70%是城市的孩子,30%是農村的孩子,現在這個比例反過來了。”汪芳說。隴南市地處甘肅、陝西、四川三省的交界處,交通非常不便利,沒有直通的火車,汪園長如果想到省會蘭州,至少要有八九個小時的車程。所以,很多隴南的孩子被父母帶到了交通更發達的蘭州或者南下進入四川,而甘南地區更不發達的農村地區的孩子則被送到了隴南市。   汪芳園長介紹,他們那裡屬於2008年汶川地震災區,國家撥了專項資金進行災後重建,“街上最好看的建築就是學校”。但是一個幼兒園不能只有教學樓就行了,“教學設備、教學教具還有好的教師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幼兒園。”汪芳說。   優質園帶薄弱園“1拖N”會不會攤薄優質資源   為了更快地提高幼兒園的教育水平,不少地方都採用了一個優質幼兒園帶幾個薄弱幼兒園的做法,或者是把一個示範幼兒園做成培訓基地,負責帶動周邊幼兒園共同發展。   這種“以強帶弱”的“1拖N”的模式,能在短時間內解決一個幼兒園的辦學理念等重大問題,可以快速地使一個幼兒園發生轉變。成都市機關二幼的園長賀芳有18年的幼兒園園所管理經驗,現在,賀芳園長由原來的一所幼兒園的園長,成了3所幼兒園的園長。   但問題是,當新的幼兒園快速建成而成熟的幼兒園管理者不能快速補充的時候,原來的優質資源就可能不堪重負。採訪中,很多“示範園”的園長都表示壓力“山”大,原來的管理團隊“標配”是“一正、兩副、三個教務主任”,但是,現在這樣的配備不行了,一個“班子”可能要複製到幾個幼兒園,也可能要不斷地產生“班子”,以便能迅速輸送出去。一位園長說,作為示範園的他們擔負著培訓基地的功能,他們下麵掛靠著十四五所各種性質的幼兒園,作為龍頭的幼兒園要從辦園理念、教師培訓等方方面面對其餘幼兒園進行培訓,壓力可想而知。   “我們也有難處,”一位教育管理者介紹,國家這兩年對新建機構原則上要求“撤一個建一個”,所以,紛紛“辦分園”也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民生領域的管理不能一刀切。”這位管理者說。   出路:開啟第二個3年行動計劃   “總體上看,學前在整個教育體系中還是短板,長期的矛盾和問題還很難短時間解決。”教育部基礎教育二司副巡視員薑瑾說。   甘肅隴南的汪芳園長介紹,雖然專項資金解決了幼兒園的校舍問題,但是“教學設備、教學教具等的投入還需要很多。”為瞭解決這些實際問題,汪芳過上了賒欠的日子,現在還有一二百萬元的債務。   薑瑾介紹,教育部正在準備啟動第二期學前三年行動計劃。“第一個3年,初步緩解‘入園難’,再用3~4年主要是解決學前教育科學化問題,現在我國的學前教育正處在‘爬坡’、‘過坎’的過程中,教育部正在會同發改委和財政部共同謀劃第二個3年行動計劃的各方面問題,使‘國十條’的很多問題真正落到實處。”薑瑾說。   另外,還要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   王化敏介紹,北京的順義區也屬於遠郊區縣,但那裡的“黑園”並不多,“就是因為順義的公辦園非常多,大多數孩子都能到公辦園去就讀。尤其是在農村,不用非要蓋多大、多漂亮的幼兒園,小規模、混合班都可以,可以解決當地的實際問題就可以。”王化敏說。   再有,還要下大力氣進行師資隊伍建設。   “幼兒園的本質使命就是促進兒童健康快樂成長。這就要求我們把教育質量放在首位。”中國學前教育研究會理事長虞永平說。好的教育質量一定要求有高水平的園長和高素質的教師隊伍。   另外,在當前幼師隊伍極度缺乏的情況下,不少園長建議,那些已經接受了高等教育的非幼師專業的人才,如果有愛心、有責任心,可以通過培訓獲得教師資格證補充到幼師隊伍中來。有經驗證明,這些人因為受過良好的教育,同時又熱愛幼教事業,他們在幼教行業中往往會走得更好、更遠。畢竟“幼教行業除了有專業知識的要求之外,更需要從業者的愛心、耐心和責任心。”王化敏說。  (原標題:解決“入園難”還要過多少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