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美容中心
  • 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外媒:“重劃歐洲版圖”將令歐洲大陸陷入動蕩

  中新網10月31日電 英國《金融時報》31日刊登該報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撰寫的文章。文章稱,此前有關“俄羅斯總統普京曾向波蘭前總理圖斯克建議‘再次瓜分烏克蘭’”的消息引發軒然大波。文章指出,如果歐洲再次允許各國以歷史或民族為由,開始對鄰國的某些領土要求主權,整個歐洲大陸將陷入“動蕩”。   此前有消息稱,“俄羅斯總統普京幾年前曾向當時的波蘭總理圖斯克建議,應‘再次瓜分烏克蘭’,東部的領土歸俄羅斯,利沃夫和西部的其他領土歸波蘭”。   文章稱,有關各方對上述消息都表示否認並出面澄清,普京與圖斯克那次對話的具體情況隨之變得撲朔迷離。但“瓜分”烏克蘭的構想引發了公憤,這本身仍然很能說明問題,因為這揭示出,對於歐陸版圖再次遭到重劃的可能性及其必將帶來的種種危險,歐洲感到深切和有理由的恐懼。   文章指出,俄羅斯今年接納克裡米亞,意味著“對烏克蘭的瓜分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開始”。自那以後,已有數千人在烏克蘭東部的戰鬥中喪生,該地區如今已局部由俄羅斯支持的民間武裝控制。即便烏克蘭不久前舉行了選舉,但民間武裝控制地區的選民無法投票。   文章稱,在歐盟內部,有重量級人物敦促烏克蘭人“接受現實”。他們建議烏克蘭人專註於搞好仍然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的大部分國土,而不要試圖通過打一場“曠日持久、又不可能成功的戰爭”,以求贏回東部的所有國土。   這是對領土被瓜分的“現實主義”看法。但還有一些重量級人物認為,即便是有策略地接受可以用武力重劃歐洲的版圖,也是個災難性的錯誤。   剛剛卸任的前瑞典外交大臣卡爾比爾特直言道:“歐洲的版圖或多或少都是用鮮血劃成的,在這個過程歐洲經歷了幾個世紀的血腥衝突。”他認為,允許重劃歐洲版圖,無異於鼓勵“鮮血再次橫流”。   文章稱,最明顯的風險在於,俄羅斯“將再次搬出它用來證明吞併克裡米亞有理的那個理由”,即這些土地在歷史上和文化上都屬於俄羅斯,並用這個理由來占領如今已被克裡姆林宮習慣性地稱為“新俄羅斯”(Novorossiya)的烏克蘭約四分之一國土,這塊區域包含了烏克蘭的全部海岸線。   文章還稱,如果對烏克蘭“瓜分”真正開始,其他國家或許也會忍不住加入。匈牙利總理維克托歐爾班已明確表示,他認為匈牙利在一戰後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國土是個悲劇。一些曾經屬於匈牙利的土地如今有的在烏克蘭境內,有的在斯洛伐克、塞爾維亞或羅馬尼亞境內。如果烏克蘭真的開始分裂,就連波蘭都可能有人忍不住想要收回利沃夫。   儘管德國政府常常被批對俄羅斯太軟弱,但德國政府特別堅定地主張禁止談論一切重劃歐洲版圖的話題。直到1970年,德國才放棄對二戰後被劃歸波蘭和俄羅斯的領土的主權要求。那些區域與德國文化的親近程度,至少不亞於克裡米亞與俄羅斯文化的親近程度。   文章稱,德國哲學大師康德提出,判斷一種行為是否道德,方法之一就是假設這種行為成為“普遍規律”,看看會發生什麼。換句話說就是,“假設每個人都這麼乾,會怎樣?”這一定律解釋了為何接受俄羅斯吞併烏克蘭部分領土貌似務實,但實則非常危險。如果歐洲再次允許各國以歷史或民族為由,開始對鄰國的某些領土要求主權,整個歐洲大陸將陷入動蕩。   但俄羅斯方面稱,實際上是西方開啟了這一危險的進程,因為北約在1999年介入科索沃戰爭,隨後在2008年承認科索沃為獨立國家。   對此,文章稱,科索沃獨立的過程確實仍有爭議,即便在歐盟內部也是如此。但與克裡米亞不同的是,科索沃並沒有被某個鄰國吞併,而是作為前南斯拉夫的一個省爭取獨立。在整個過程中,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之間的邊界沒有變化。此外,科索沃戰爭是在南斯拉夫解體後多年戰亂的背景下發生的。   然而,上世紀90年代的巴爾幹戰爭在一種意義上對烏克蘭仍有借鑒意義,那就是,巴爾幹戰爭揭示出,一旦歐洲版圖開始破碎時,場面會變得多麼血腥。  (原標題:外媒:“重劃歐洲版圖”將令歐洲大陸陷入動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